青岛拾荒大姐走红 自学英语能翻译原版英文小说 青报网

乐橙官方网址

2018-11-07

  为英语离家出走,坚持自学20多年,能翻译原版英文小说,青岛拾荒大姐网络走红  拾荒大姐:学英语不后悔想过正常生活  自学材料里随处可见袁英慧做的笔记。

视频截图  青岛城阳区一位拾荒大姐近日在视频平台上火了,她名叫袁英慧,现年44岁,是城阳区城阳村人,现租住古岛社区。

虽然是拾荒者,袁英慧精通英语并自己翻译了小说。

坚持20多年学习英语不放弃,她的经历堪称波折。

除了在求学上苦头倍吃,忍受了外界的异样眼光和压力,她为英语离家出走拾荒漂泊流浪。

  袁英慧说,如果再让她选择一次,她不后悔,并还是会做出这样的选择。

她现在心里也很矛盾,又想放弃、又想能进入翻译业界,并养活自己。 现在最盼望的是解决生存问题,过上正常的生活。

  为了学英语肄业和流浪  新京报:什么时候开始接触英语?  袁英慧:我初中的语文和英语成绩都不错,对英语也比较感兴趣。

1990年,我17岁考入青岛市崂山第一职业高中,学习服装专业。

当时职高不比现在,只能学习语文数学,以及自己的服装专业,我只能在学校的书库找英语教材来学习。 自己不太感兴趣服装专业,性格又比较冲动不计后果,就在1992年肄业(专门学英语)了,当时如果知道现在这样,就不一定会选择肄业了。   新京报:周边对你坚持学英语是什么态度?  袁英慧:家里反对我肄业,觉得我的做法不务正业。

他们希望我踏踏实实学习服装专业,毕业后可以去香港的服装厂,前途会很不错。 家里也反对我买书,肄业后好好工作好好赚钱就是,然后走农村女人的路,嫁人生子,为什么非要看什么书。 但我不死心,就是放不下。

  肄业后我去了同学父亲开的一个厂工作,厂里也有人非议,说你都不上学了,还摆出什么看书的破架子,加上我性子原因,就在厂里被孤立了。   新京报:所以你受不了了?  袁英慧:村里人也对我父亲说三道四,我父亲因此回家骂我,一天三顿地骂,我受不了,在家住了一两年后就离家出走搬出去了,从此过起漂泊流浪的不安定生活。

  为了学英语,20多年来袁英慧购买了《走遍美国》等各种英语书籍自学。

  三年全职学英语最困难时捡衣服穿  新京报:20多年来如何坚持学英语的?  袁英慧:2003年之前算是一直在收集书。 1995年前后工资也就三百块,只够生活,赚外快赚了一千多块钱,全部拿来买书。 当时书也很贵,一套书百八十的也有,一两百的也有。

买了走遍美国、新概念和疯狂英语,疯狂英语陆陆续续买了60套,还买了磁带和录音机。

  当时一直想要有大段时间来学英语但未能实现。

直到2003年父亲去世,自己因故拿到五千块钱,就拿来租房和生活,不工作了,用3年时间全心学英语。   新京报:每天学多久?  袁英慧:当时天天听录音机,听新闻,比方性丑闻、伊丽莎白女王圣诞祝词等,每天听2-3个小时,上下午各听一次,然后不懂的单词一个一个在字典里查。

  新京报:都是这样听的吗?有没有开口说?  袁英慧:有,除了自学,自己还跑去附近学校的英语角跟人交流。

2006年一家培训机构提供了我免费和外教交流的机会,我珍惜机会和外教交流,把之前学的疯狂英语内容都用在交流上了,逗得外教哈哈大笑,说农村人也能把英语说得这么流利。   2008年起,因在一家企业工作一年半拿到一万五千多元,我又辞职租了个房全心学英语,这段时间持续到2011年。

这次就把难记的、该背的和翻译难度大的再学一遍,比方总统就职时讲的东西听起来就会比较难。   这种反复工作赚钱再辞职学英语的状态一直持续到2016年。

  新京报:全心学英语就没有经济来源,遇到最困难的事是什么?  袁英慧:2003年时,储蓄基本花在租房和生活费上,从不买衣服,都捡人家的衣服来穿,包括房东等好些人都会把衣服送给我。 当时衣服对我来说都算奢侈品了。   我有个心愿,有钱的话就把60套疯狂英语深度学习一遍,可惜没有钱。

当时在英语角交流,也有学生建议我可以去当旁听生,拿到一定分数后可以当正式生,但是费用我担负不起。   新京报:有没有想过放弃学英语?  袁英慧:2011年时,我觉得疯狂英语作为业内公认的“拦路虎”,我都已经学得懂了,当时有点飘飘然,就想尝试点更高档次的东西,于是订了中国日报海外版。

  没想到当时感觉就是从山高峰跌到谷底。 疯狂英语和中国日报海外版的难度相比,相当于前者是小山丘、后者是最高的山峰。 我当时被打击到了,感觉生不如死。

当时已经快40岁了,自己把美好年华都赌在英语上,现在竟然连一份中国自产的英文报纸都看不懂,顿时觉得一切都没了希望。

  新京报:怎么坚持过来的?  袁英慧:那段时间一吃完饭就开始胡言乱语,像喝醉酒一样在院子大声说话,抱怨自己生活不如意等,对邻居造成很大影响,这段时间持续了一年半。   不过其间还是有尝试阅读,最终选择放弃,转而订看英文版的北京周报,后又订了英文版的上海日报,这两份报纸内容量不大,难度又不高,又让我打上了鸡血,从颓废状态走出来。

  新京报:目前英语水平怎么样?  袁英慧:一路下来英语水平逐渐产生变化。 2003年时,疯狂英语的新闻我翻译一篇1000字的文章要好几天,2008年时,基本一个小时就可以完成。

  新京报:这算是一个很快的速度了。   袁英慧:我其实比较跟着感觉走,单词需要背,语法的话,其实看长文看习惯了,自然就通了。 之前曾托英语角的学生把自己的笔记给老师看,老师看了也没说有什么问题。

难点主要还是在于翻译。 我现在阅读看懂外媒内容没有问题。

  我还在青岛市图书馆外文部借了一本2008年英国作家罗伯特·克蕾写的《追踪者》,2017年5月20日到10月20日,每天手写翻译出来。

写了大概6本打印纸笔记那么多。

此外我还翻译过时代周刊上的文章。

  不后悔选择但想回到正常生活  新京报:为什么2016年选择拾荒而不是继续找工作赚钱学英语?  袁英慧:我是从2016年5月起开始拾荒的,因为感觉找到工作,会让自己习惯工作的好处,容易放下英语,我不忍心为了利益就把英语放下。 感觉在选择中,自己就像穿红舞鞋的女孩。

  新京报:坚持学习英语这么多年,如今要拾荒,有为自己的选择后悔吗?  袁英慧:不后悔。 因为性格使然所以做了这个选择。

人跟动物的区别就在于理想追求,吃穿不愁固然好,但是不看书的人生没有意义,再选择一次还是会选择这种生活。 这么多年下来,我和英语已经连为一体了,看得懂外媒内容已经是很大收获。   新京报:坚持学习英语那么多年是为什么?有没有利益的原因?  袁英慧:学习英语纯粹是为了兴趣和让生活更有意义,不是因为看重名气,名气是虚无缥缈的。

我借助媒体宣传,只是希望能进入翻译行业。

都到这把年纪了,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解决生存问题,希望能以英语翻译为谋生手段。 所以之前一边拾荒,一边用拾荒的收入,为自己做宣传,比方拉横幅等,还有写书,想办法让大家知道我,虽然效果不太好,感觉自己该做的都做了。

  新京报:当时因为英语离家出走,没有想过回去吗?  袁英慧:现在家里已物是人非,爹妈已经不在了,弟弟也有家庭,我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影响他,也不怪他不帮我。

不希望他过得不好,也不想联系了,以后各过各的生活吧。 下半辈子就希望有志同道合的、善良的和共同爱好的人可以相伴度过。   新京报:今后有什么打算?  袁英慧:我现在心里很矛盾,一方面很渴望进入翻译行业,哪怕是作为业余爱好者去跟行业人士交流也好,一方面又想放弃了,我想过上正常的生活。

到底能不能进翻译行业,我感觉有希望。 (记者周世玲)责任编辑:王臻。